行业新闻

一晚卖2吨生蚝,90后掌门人自爆经营秘诀

大家都喊我老纪,其实我今年才30岁。去年8月开了一家夜宵店“老纪蚝宅”,没想到竟成了网红。我接受过很多采访,大多都跟“夜宵”有关,但很少有人知道我的传奇人生故事。

01 一块钱一封情书

从小,我就是个在家很老实,在外很调皮的小孩儿,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小学就开始自己做生意赚钱了。什么生意?代写情书,1块钱一封,生意好得不得了,哈哈。

我本名叫纪文华,1990年出生在江西上饶,家里三姐弟,我是老幺。有个哥哥和姐姐,爸妈是做水果批发生意的,在郊区有一个很大的香蕉地下工厂。城市里许多剧院的地下室也都是我们家的香蕉储藏室。

▲我的家乡江西上饶

每隔几天会有大货车载着一集装箱的青香蕉送到工厂里,经过特殊工艺催熟后,再卖往各地,整个上饶市的香蕉都是由我们供货的。

香蕉多到吃不完,我带着整个班的同学回家,他们走着进来,吃得扶着墙出去。但库存实在太多,有一部分卖不完的香蕉只能倒掉,有次我偶然发现猪喜欢吃香蕉,便让爸爸买了两头回来,我亲自喂它们。

自己承诺的事情含着泪也得完成,我们家的猪特别挑,香蕉得剥了皮喂,它们才肯吃。天天吃香蕉的猪,每天像喝醉了一般,晕晕乎乎的,走路都迈八字步。我们家的猪皮肤特别好,长得也很壮实,被大家称作“香蕉猪”。

每到周末,我都会和姐姐一起骑着三轮车到街上吆喝叫卖香蕉,库存太多倒掉可惜,我们想给家里减少损失,虽然辛苦,我从不觉得累,反倒挺开心的。

▲成堆待催熟的香蕉

小学五年级,我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儿写情书,极尽自己的“语文功力”,里面还特意配上一段张学友的歌词,信的末尾,留下“文宇”二字,这是我的笔名。没想到,这封情书一送出,不仅女孩儿“追到了”,还收获了一众“粉丝”。

在班里,我一直是语文课代表,平时也有不少同学向我讨个“金句”,写东西这件事,我还挺喜欢的。在校园里,写情书的需求很旺盛,特别是理科好文科弱的男同学,想追女孩儿,却写不出动人的情书,急得不行。于是我开始了这项“代写情书”的业务,薄利多销,一封只收1块钱。

做生意,讲究的是“极致服务”。我代写前都会仔细了解“客户需求”,尽可能多地向男孩儿们要来女孩儿的资料,收集她们的喜好。每一封信都是“私人订制”,抒情也是36式,式式不同,72招,招招戳心。我不仅在文字上下功夫,还会给信配图,画一些可爱的小插图,全部手工绘制,让女孩儿看完都舍不得丢,想要收藏起来。

情书业务太繁忙,没过多久我就招了一个“小助理”,专门帮我收信送信。一时间,感觉自己也算个高人气的“风云人物”。我的“客户”同学都和我成了好朋友,一放学,我身后铁定跟着四五个小弟。

口袋里有钱,在学校门口的小卖部,我都可以“刷脸赊账”。我带着他们,喝饮料只喝易拉罐的,不买玻璃瓶的,讲究。还有那会儿小贵的德芙巧克力,想吃多少就买多少,不差钱。

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我从没想过未来会怎么样。虽然我成绩不算好,但也是无忧无虑……可从那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变了。

02 你拐了一个最没价值的人

2004年的一个冬夜,爸妈匆忙在家收拾行李,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看起来很焦急,很慌张。出门前,妈妈告诉我,他们做的房地产生意破产了,还欠了很多债,现在要连夜逃去上海。哥哥已经成年,爸妈带着他一起走了,姐姐在外地住校,只留了我一个人在家里。爸爸说,让我好好在家里,好好上学,他们安顿好就会联系我。

14岁的我,看着家人无奈逃离,什么都做不了。站在门口,望向爸妈和哥哥离去的背影,一贯坚强的我,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为什么不带着我一起走呢?我心里有这样的疑问,但不愿多想。

没过多久,家里的房子被贴上法院封条,我每天上学放学只能走后门。晚上在楼上写作业时,台灯得用毛巾盖上,我怕灯光太亮,别人发现家里有人。因为隔三岔五就有人来楼下喊着爸妈名字讨债,我很害怕。

▲童年时期的我

有一天放学后,我骑着自行车从校门口出来,沿着熟悉的街道骑行,快到家门口时,突然一辆桑塔纳汽车停在了我面前。只见车里有个成年男子走下车,一把将我从自行车上拽下来,将自行车往路边一丢,推搡着我进车里。

不知道车开了多久,我被带进了一间民房。里面设施简陋,只有几件破家具,没有窗户,门紧紧锁着。

这男子开口就质问我:“你爸妈呢?跑哪儿去了!他们欠了我很多钱,再不还,你就别想走了!”他逼着我给爸妈打电话,但没有一个号码能拨通。他看问不出什么,就把我丢到一边,自己转身出去了。

又过了几个小时,应该是半夜了。他又走了进来,搬了把椅子坐在我面前,开始软硬兼施,换着法子问我爸妈的去向。这时,我已经冷静下来,开始做他的思想工作。

“叔叔你看,只有我被留在家里,爸妈根本不在意我。他们早就带着哥哥走了,我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姐姐在外地上寄宿学校,一直没回来。你抓我来,就是拐了一个家里最没价值的人。”

他不相信,反问我说:“亲儿子爸妈怎么可能不在意,你别骗人了!”

我跟他说起了自己出生的故事……

“90年代,国家对计划生育抓得很严,妈妈生下姐姐和哥哥后,已经被罚款了一次。而我,是那个计划外的。当时爸爸在国有单位上班,计生办的人找到他,说必须让妈妈打胎,不然就会丢掉公职工作。妈妈其实也不想再生了,于是服从了计生办的要求,去医院打胎。

那会儿,妇科外有很多被要求打胎的孕妇,科室门口排着长队,妈妈等到医院下班也没排上,便自己回家了。没过多久,妈妈又去医院了,可这一次打胎的药包用完了,只能作罢。

看着月份越来越大,计生办的人又找来了,他们给了妈妈打胎药,看着她吃下去。可谁知,这两次计划内的打胎,都没成功,可能是月份太大了,药吃下去也没什么反应。我顺利出生,爸爸却丢了工作。从小,我就能隐约感觉到,爸妈似乎不是很喜欢我,他们更偏爱哥哥姐姐一些……你看,我根本就是个没人要的小孩。”

故事说到这,那男子也没说什么,关上门走了。我在那间屋子里住了几天,他们对我的看管越来越松,直到一天晚上,他们给我送完饭后,忘了锁门。我趁他们不注意,跑了出去。在路上一路狂奔,问了好几次路,终于跑回了家。

我心里当然知道,爸妈一定是爱我的。

▲家庭变故,让我早早学会独立

当天夜里,我就给爸妈打了电话,拨的是他们告诉我的备用号码,说了被绑架的经过。其实这件事爸妈是知道的,带走我的人是他们的朋友,对方是不得才出此下策。爸妈已经给对方放话,如果在指定时间范围内不放人,就立即报警。

我知道,按这情势家是不能再呆了,讨债的人一定会再找来的。我问清了爸妈在上海的居住地点,第二天一早便带上行李,自己买了张火车票,奔向上海。

03 出去闯一闯

刚到上海,我就开始打小工挣钱,每天没日没夜得工作。但我还未成年,打工的地方因为雇童工被有关部门谈话了,我只得回家。爸妈想着一直这样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便拖关系将我送进上海的初中,但除了语文,数学、英语我都跟不上。

熬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实在融入不了这里的环境,便和爸爸说,不想读书了。爸爸看我如此坚持,尊重我的意愿,让我写下了一张保证书:不读书是我自己的决定,以后不会因为此事责怪父母。

爸妈在上海的郊区租了一个废弃的希望小学,将它改造成厂房,生产豆芽。卖水果前,爸妈就是卖豆芽起家的,对豆芽的生产过程十分了解。做豆芽,需要烧煤加温,每天要给黄豆、绿豆浇六七次水,保证湿度和温度,豆芽才长得好。

▲在豆芽厂干活

我、哥哥、爸爸、妈妈,四个人住在厂房里,居住环境很简陋,可以说是脏乱差。最夸张的时候,我两个多月都没洗澡。我负责烧煤,一天干下来,从头到脚都是黑煤灰,厚厚一层结在皮肤上,洗都洗不掉。

开始厂房里就我们四个人,渐渐的,生意好起来了,豆芽一车一车卖出去,厂里有了几十个工人。2009年的时候,整个上海的豆芽供应都被我们家垄断了。为什么生意这么好?我想是因为我们执着,肯吃苦,而且一直本着为别人服务的理念。做豆芽是个辛苦活,我们把脏活累活留给自己,把极致的服务给了客户。

上海有很多生产豆芽的小作坊,他们自产自销,很辛苦,但量不大,而且很分散。我们找到这些商家,给他们供货,价格比他们自己生产高不了多少。他们只需要作为批发商,把货卖出去就可以。我们提供送货服务,卖不完还可以退。

有些没有销路的生产商,我们帮他们在菜市场租摊位,租金我们承担,他们不需要生产,只需要销售。同行们说,有了我们,他们解脱了,生意越做越轻松。批发商和我们的合作日渐紧密,虽然我们利润很少,但薄利多销。

2009年2月的一天,我正将一箱箱豆芽从货车上搬下来。货车有2米多高,脚边的围板只有几十公分高。我吃力地举着一箱豆芽,脚下一个不稳,从车上摔了下来,“咣”一声,头部重重着地。

▲头部受伤住院

我在医院待了两个多月,医生说要做开颅手术,将脑内的淤血去除,但手术风险很高。妈妈不同意,坚持让我用药物进行保守治疗,好在,血止住了,我活了下来。

20岁生日,爸妈给我找了一个很豪华的五星级酒店,说要好好庆祝。拿着大家给我的红包我买了一台昂贵的单反相机。我知道这时候家里的事业已经很成功了,经济上也宽裕,但这些毕竟都是父母给的,并不是靠我自己能力得来的。生命只有一次,我希望在有限的人生里,靠自己的本事去闯出一片天地来。

▲20岁的生日宴会

我将一个空啤酒瓶放在桌上,四周分别代表深圳、北京、杭州、上海。我在心里默念,转到哪个城市,我就去哪里闯一闯。用手轻轻转动啤酒瓶,它一圈圈地旋转着,似乎在指引我未来的方向,终于,它停下来了,指着“杭州”。

04 把服务做到极致

凌晨两点,我在杭州城站下车,身上一共带了一百多块钱,找了一家便宜的宾馆过夜,花光了身上所有钱。第二天一早,我当掉了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和单反相机,换了四千块钱。

我没学历,又没什么正经的工作经历,20岁的我在求职这条路上屡屡碰壁。本来想去4s店面试,可走到大众4s店门口,又不敢进去了。从早上九点,晃到下午两点,才鼓足勇气走进店里。但人家一句“你年纪太小,又没经验”就把我拒了。后来一个网上的朋友推荐我去汽车城试试,那边工作机会多。

▲2009年,我开始从事汽车服务行业

找到一家专门卖豪车的店,我跟老板说,我对工资没要求,什么活都能干,什么都愿意学,只要能留在这儿。老板被我打动了,同意留我做一段时间,一个月工资800。第一次开单,是我工作了一个多星期后,过程特别曲折。

我们店里卖的是保时捷路虎,有位张先生过来看了一台车子之后,没有下单。第二天我回访时才知道,他已经在别家店买好了,选中的是一款宝马。但他预定的这台车需要订货,得等好几个月。

我想也没想就跟他说,我们店里有现车,在我们这儿买,可以马上提车。张先生听了,十分高兴,决定把原来的订单退了,到我们这儿买。我挂了电话,急忙询问了老板,果然有现车,我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

原以为,这一单生意就这样顺利成了。没想到,张先生过来签合同的时候,随口问了我一句:“车的内饰是什么颜色的?”我只知道车子的颜色,完全不懂内饰还可以选择不同的颜色,一时答不上来。客户很生气,丢下笔,合同也没签就走了。事后老板把我狠骂一顿,我意识到,是自己太不专业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很郁闷,心里反复想着这件事。偶然看到街边有一家韩国礼品店,我脑海里突然跳出了今天张先生来签合同的场景,他还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肯定是他儿子。我走进店里,买了一个精致的笔筒,心里有了主意。回到家,我给张先生写了一封信,只有很简单的两句话:我是很想做你生意,却没能做成的小纪。希望以后孩子写完字,能把笔放进这个笔筒里。

第二天,我想办法要来了这位客户的办公地址和电话,将礼物寄了过去。傍晚,张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他收到了礼物,他觉得我是个做事很真诚的人,这样的弥补很走心。二话不说,他给我打了80万车款,其他什么都没问。我后来才了解到,这位张先生是绿城集团的,很重视服务。我的做法,被他当成了案例和团队分享,我们也在这件事后,成为了朋友。

2010年3月,在这家店工作了半年多后,我决定创业,和姐夫还有一个朋友一起凑了15万,创办了第一家公司,一站式购车服务旗舰店BH(宝航)。就在这个60平米不到的写字楼里,我们一个月能拿下80多辆豪车订单,而且90%的订单还没走合同程序,客户们就直接霸气打款。许多未曾谋面的客人,线上下单几百万的车也是常有的事。

▲合伙创办宝航

很多人好奇我们这家店究竟有什么魔力?其实于我而言,就是“服务”二字。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做生意,就必须给客户极致的服务。

我们的slogan是“贴心汽车管家”,这里集合了汽车界的贵族车,比如劳斯莱斯、宾利、法拉利等等。客户只需要向我们提出自己喜欢的品牌车型、颜色、外形等需求,专业管家便开始根据需求为他们定制最合适的个性化购车方案,专程从全国各地搜寻,从4s店供货渠道调配最优性价比的车。

车子交付后,我们和顾客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郭总是第一次在我这里买车,提车当天,陪伴了他十年的爱犬“布丁“收到了一份我准备的意外之礼。我提前在车后备箱里准备了狗粮、狗链、保健品、狗窝等等,不仅如此,我还为他画了一张素描画像。

▲郭总画像,由我亲自手绘

每逢节假日,我都会闲不住,做一些看似“无用”的傻事,琢磨我那些高大上的小伙伴们可能需要些什么。

比如中秋节果品会比较多,那就需要一个果盘或摆设;梅雨季节到了,那就应该需要一把能把一家三口都容纳的大雨伞或者一个烘干式的晾衣架;节日里会出门旅行,那就需要一个多功能便携式充电器;繁忙的春节也是如此,我会亲自安排书写对联和红包,和助手一起用毛笔在红包上一一写下用户的名字,为他们送去这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

▲每个客人我都会准备礼物

“唯有用心,方见诚心”,这是我对团队的要求。在如今这个心浮气躁的社会,人们更喜欢追求"短、平、快”,而产品的品质把控和服务意识却在渐渐消退。但每一次的交易对我而言,不仅仅是一单生意,更是一次结识新朋友的机会。

现在我的两台手机里,有近10000个好友,大多都是我曾经的客户。他们与我的关系,就像是一同走过风雨的老友,我把他们视为一生的朋友。

05 做成单品的经典

其实,我做任何生意的初心都是一样的,看到客户的需求,把服务做到极致。开生蚝店也是如此,只不过,它的开始,源于一次意外惊喜。

我是江西人,我们家乡是不吃海鲜的,我爸一辈子没吃过,我妈也是。但有一天,我的一个亲戚寄来了一箱生蚝,妈妈看着整箱的生蚝直发愁,不知道该怎么做。我看了眼厨房的高压锅,随口说,海鲜么,蒸一蒸就能吃了,用高压锅蒸试试吧。

▲超大蚝肉,我们连吃了三锅

烤生蚝我也吃过很多次了,但没想到高压锅蒸出来的口感,完全不同。用小匕首把生蚝打开,先嘬一口壳内的水,吸一吸浸在生蚝壳里的汤汁,出乎意料,清澈的汤汁居然一点也不腥,反倒有一种清透香甜的味道。汤汁鲜香,带有海水的咸味,蚝肉也被蒸得晶莹剔透。汤汁吸完后,蘸一蘸妈妈做的江西风味辣汁,把蚝肉完全浸到辣汁里翻滚一圈,一口咬进嘴里,鲜辣刺激到达巅峰。

像我爸妈这种平时不吃生蚝的人,这次吃完了一锅还意犹未尽。一锅吃完,再蒸一锅,一个晚上,我们一家人吃掉整整三锅生蚝,大家都对它赞不绝口。

这两年,爸妈一直在杭州陪着我,他们年纪大了,原本的蔬菜生意早就不做了。我挺想给他们找点有意思的事情做,妈妈厨艺很棒,她的理想就是拥有一家自己的餐厅。

▲爸妈年纪大了,该换我照顾他们

既然这锅生蚝能征服不吃海鲜的人,就一定能捕获食客们的“芳心”。于是,我决定开一家夜宵店,就用高压锅蒸生蚝这个独特的做法,让大家想到生蚝的时候,就能想到这家店。

说干就干,我选址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旁边,别看这儿偏僻,酒香不怕巷子深,我觉得地点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味道好,万水千山,也能把老饕们吸引过来。

要做生蚝生意,第一步就是了解生蚝。我们一家人带着高压锅和电磁炉出发了,沿着中国的海岸线,寻觅了半个多月。从大连、青岛一路顺着温州、广东、广西,从北开到南,就为了筛选出生蚝的最佳产出地。每到一个生蚝产地,第一件事就是买一袋生蚝回到酒店蒸。

我对海鲜没有专业知识,但好不好吃是最直观的感受。生蚝会因为地域、季节差异而发生口感变化,为了让顾客每次来都能够尝到口感最佳的生蚝,我会根据不同的季节选择从不同产地进货。只要有质量极好的生蚝,我就不怕卖不出去。

店铺120平米,上下两层,都是水泥墙,专门请设计师画了手绘涂鸦,文案都是我自己想的。整个装修就花了十天时间,5万块钱。

▲店内涂鸦墙,文案是我设计的

2018年8月,“老纪蚝宅”正式开业。我在朋友圈写下“投名状”:这家店两个月内杀不进杭州夜宵前四,我就关门。其实当时并不知道前四名都是哪些,只觉得进了前四生意就能好好做下去了。

开张不久,我原本服务的高端汽车客户都前来捧场,为我宣传。惊喜的是,每个前来品尝的人都给予一致好评,慢慢的,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发宣传,从各地驱车赶来。

▲刚开门就爆满,我自己吃都排不上队

饮食是一种情绪,我喜欢放松的就餐环境,店里不禁烟,很吵很闹,开豪车的老板们、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们围坐一起,吃着同样的食物,这很接地气,很放松,不拘谨。记得有个顾客是金华开车过来的,他说自己来回四小时就是为了吃这两大锅生蚝。

06 一家小店,一份温暖的记忆

吃货是很执着的,顾客们越是捧场,我们越要好好干。

从中午开始准备,下午五点开门,营业到凌晨两点。第一个月,我每天只睡两个小时,几乎所有时间都在店里忙。爸爸负责采购,妈妈掌管后厨,服务员总是招不够,一个星期就干趴好几个人。从开门起,外面排队的人就络绎不绝,一晚上我们能卖出去2吨生蚝,你别看我们店不大,只有120平米,但地下的冷库就有一百多平,每天早上都会有一大货车新鲜生蚝从产地直运过来。

高压锅竹笼生蚝,是我们首创,其他夜宵店还在想着如何摆盘生蚝时,我选择直接把吹着1米多高蒸汽的高压锅端上来,这种视觉上的震撼,也吸引了很多吃货过来品尝。一锅20只,6块钱一只,每一只都又大又肥美,这个价格相比外面的夜宵摊,是很低的。

▲一锅20只,6块钱一只

有一天晚上,有三个农民工来到店里,他们一看我们是卖海鲜的,就说自己吃不起,转头就要走。我拦住了他们,说我帮你们点菜,你们就放心坐下来吃,如果吃完觉得贵,那就免单。三个人两锅生蚝,足足有40只,看他们吃爽了的模样,我心里挺高兴的。走前,他们说,你们店果然很实惠,我们明天再带人来。果然,第二天来了12个农民工,在店里大快朵颐。

我坚信,饮食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做餐饮要做到物美价廉,让更多人可以吃得起。

我们店还有一个特色,就是我们不提供扫码点单。所有的单,我们都是传统的人工点单。虽然这会增加很多工作,甚至成本,但我觉得在点单的过程中,在和顾客的互动中,我们能了解顾客的需求,能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我始终认为,人和人之间的情感连接,是无法用机器或者程序取代的。

▲照顾好每一个顾客,把服务做到极致

两个月,我们店就窜到了杭州大众点评各大排行榜榜首,几乎垄断了所有的排行榜榜首。很多来店里的客人,都自发在各大平台上分享,光抖音上我们就获得了数百万点赞。虽然“老纪蚝宅”目前天天排队,火爆气势不减,但关于未来的发展,我有自己的想法。

许多热门餐厅只是一股风,刮过了就消失不见。做连锁餐饮,免不了被扩张的目标蒙了眼睛,一旦心不在食物上了,餐厅就做不好了。我并不急于开分店,只想把这一家店做好做稳,把服务做到极致。

▲店不大,但我做得很用心

我是个挺怀旧,很情怀,很重感情的人,从小到大都爱老歌。我没有大的梦想,只想为这个世界提供一种味道,一家小店,一份温暖的记忆,愿每一个有缘遇见我的人,都能感受到温暖。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张先生

手 机:

电 话:

邮 箱:

地 址: